又是江湖神药!病人在麻醉过程发生了严重的血流动力学改变!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前几天,来了一个极其特殊的病人,病人自称是帕金森病人。手术前,骨科邀请我去会诊。当我拿到病历后就产生了质疑,原因是,她的帕金森病史居然有50年!

尽管我不是神经专业,但因麻醉平时就涉及众多学科,因此对这个病还算了解。据我的认知,帕金森这个病是全世界未完全破解的疾病之一。并且其发展速度几乎很难人为去干扰,否则那么多名人、政客为什么不能幸免?他们很容易拿到全世界最优质的的医疗资源。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资料表明,这个疾病是年龄相关性疾病。也就是说,一般都在中老年以后发病。而这个病人刚刚80岁,如果说帕金森病史50年,就说明30岁就得帕金森了。我想,即使是一个普通人也很难相信这样的诊断。

带着这些疑问,我开始对她的疾病进行追查。我发现她的症状确实有点像帕金森,但又不全像。因为,帕金森症主要表现为静止性震颤,肌张力增高,慌张步态,转身困难,面具脸,路标手,行动缓慢,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便秘,面部油脂多,甚至由于喉肌肌张力增高,出现吞咽困难,饮水呛咳,言语不利等。但她的表现以头部为主,就是摇头特别厉害。

在亲自询问病史并查看她的相关资料后,我有了一个判断:她在年轻的时候很有可能不是帕金森,而是一种类似帕金森的叫“特发性震颤”的疾病。特发性震颤是临床最常见的运动障碍性疾病,发病率约为5%,老年人群可升至20%;临床主要表现为姿势性或动作性震颤,部分可见头部或声音震颤。特发性震颤的核心运动症状是上肢远端姿势性或动作性震颤,伴头部、口面部或声音震颤。

流行病学调查研究显示,95%以上患者可累及上肢,其他部位依次为头部(30%以上)、声音(20%以上)、舌(20%)、面部和(或)下颌(10%)、下肢(10%)和躯干(5%)。随着病程的延长,临床症状逐渐加重,至晚期可出现意向性震颤;部分表现为瞬目反射延迟或缺失;即使步态正常,仍可出现直线行走不稳。

随后,为了进一步明确诊断,我让骨科医生给她做一个脑部的核磁检查。我的理由是,核磁可能会有所发现。

多项研究表明,帕金森病人常规MR检查可见:

①脑菱缩:主要是锥体外系萎缩引起第III脑室增宽,弥漫性脑皮层萎缩所致的脑沟增宽;

②黑质致密带萎缩:在T2加权像/质子密度加权像上,由于正常脑组织黑质网状带和红核中存在高浓度铁,呈低信号;致密带铁浓度较低引起局部呈等信号。此外,还可见PD患者因黑质细胞变性坏死和铁代谢异常引起的致密带变窄、边缘模糊等表现。通过观察黑质致密带形态、信号变化、测量黑质致密带宽度以及黑质致密带宽度与中脑的比值,为诊断PD和鉴别诊断PD与血管性帕金森综合征提供客观依据;

③由壳核后外侧部铁沉积引起T2加权像上纹状体区呈低信号。

然而,核磁的结构并没有给出非常明显的变化。因此,我判断她特发性震颤的可能性大,但不排除轻度帕金森。2001年,一些研究者发现,特发性震颤患者存在认知功能障碍,威斯康辛卡片分类测验显示,与帕金森病患者一样,特发性震颤患者存在显著注意力和概念思维的任务能力下降,提示二者可能存在共同的多巴胺能通路障碍。因此,我决定按照帕金森病人进行围术期处理,以保证她的安全。

此时,虽然我已做好了帕金森病人的各项准备工作。但有一个棘手的问题,让我顾虑重重:由于这个病人是农村的,她同时还有很严重的高血压,但一直没有正规治疗过,常年吃村医给她开的一种神秘药片。据她说,基本上每天都吃。如果不吃,脑袋就疼得厉害。吃上这个药片之后,血压就不高了。

直觉告诉我,她吃的这个神秘药片可能有问题。一般情况下,不管是医院或者是药店卖的药没有见效这么明显的。但由于她家里所有的人文化程度都不高,我们最后也没弄明白她吃的药可能是什么成分。

虽然没弄明白,但常年的临床经验告诉我,这种神秘的药片中很有可能含有对麻醉影响非常大的那几种药。一旦病人常年吃那几种药,会影响到病人体内与血压密切相关的儿茶酚胺受体的活性或者直接影响多巴胺的储存或释放。而这些影响将会严重威胁围术期的血流动力学稳定,即通常所说的血压剧烈波动或者严重心律失常。

在麻醉诱导的时候,尽管我已经做好的充足的应对准备,但血流动力学来势之凶猛还是让我感到惊讶。在使用理论上不会导致血流动力学稳定剧烈波动的药物后,血压数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飙升。于是,我立刻掰开一支降压药推了进去。而此时,血压停在了190左右。如果不推药,后果可想而知。

在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后怕之余,心底愤恨地发出一个声音:神秘小药片害人不浅!

此事件,一方面提醒同行要小心神秘小药片;另一方面提醒广大群众,看病一定要到正规医疗机构!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