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前的今天,常熟解放!多名亲历者及家属讲述不为人知的红色记忆……

  • 时间:
  • 浏览:1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

  著名的渡江战役,

  拉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江南的序幕!

   4月27日

  对于常熟人民来说,

  是一个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日子!

   70年前的今天,

   常熟解放了!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城部队雄姿

  常熟市军管会第一号布告(右)、常熟县人民政府第一号布告(原件照片)

  常熟街头的庆祝游行队伍

  为讴歌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引导全市人民共同回望来路,汲取奋发力量,激励前进斗志,常熟日报特派多路记者深入采访了几位常熟解放的亲历者及其家属,分享他们珍藏在心中的那段 红色记忆 。

   王治平:鲜红的党旗高高飘扬

  1949年4月27日,由苏常昆太武工队入城而宣告常熟解放,从此,常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常熟的解放,离不开党中央的正确领导,更离不开人民群众的密切配合,共产党员李琴就是其中的一位。日前,记者采访了李琴的儿子王治平,听他讲述“常熟解放的故事”。

  王治平

  1949年初,三大战役胜利后,大军集结长江北岸,渡江行动蓄势待发。国共和谈破裂后,4月21日,毛泽东、朱德联合发布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我军首先在安庆芜湖中路突破渡江,30万大军过江。在江苏仪征至靖江的长江北岸,25万大军扬帆南渡。 常熟人民通过无线电收音机,大报小报,来往人员传递信息: 解放军过江了,国民党彻底完蛋了!

  4月23日夜里起,常熟城区下了一场春雨,24日夜又打起了春雷,阵雨直到第二天才停,国民党的军队冒雨撤逃,残留在城内的警察和保安团约200多人。几个小头目带着残兵装模作样在北门、东门城墙以及要道口架起机枪,紧闭城门,虚张声势,大喊要抵抗共军,“与常熟城共存亡”。可暗地里,当官的跑到商会要军饷“大头”,有的警察、保安队员则乱闯民宅,抢劫金银财宝,搜集合身衣服,化装成居民,四散逃命,到25日下午已全部溃散。在县政府大院里,当官的早已逃之夭夭,只剩两个人留守在大院里。城内外商店都已关门打烊,街上冷冷清清没有一个行人。南门外的汽车站,挤满了拎箱提包的人群,一辆开往上海的小汽车要价每人60块银元,市场上两天前每石大米一百万元,后来已无价, 城里出现了“真空” 。

   在敌人混乱撤逃时,我中共秘党、苏常昆太武工队在中共江南工委的指示下,早已开展了各项工作。 4月中旬,为统一研究指挥,秘党及武工队主要成员改变分散打游击的状态, 集中驻宿于梅李区虹桥乡渔家阁党员李琴家中。 武工队长朱英、支部书记朱锋、秘书钱宏、县特派员夏明波等集中在一起, 白天 外出布置联络, 晚上 集中商讨准备工作。大家还借来一台五灯直流收音机,每晚收听新华社新闻及我党我军不断胜利的消息、党中央的决策。在此过程中,我秘党及武工队收编反动军队及地方武装,动员起义投诚,变阻力为动力,对各地乡保长普遍进行一次形势教育,要其向人民靠拢;接收国民党乡镇自卫队的武器弹药,尽力保护好仓库和公有财物。同时,赶印传单、突击写标语口号,散发张贴,以安定人心。

  腰鼓队载歌载舞欢庆常熟解放

  城区国民党溃逃后,四城门开放,电灯厂发电,部分商店开门营业,原先冷清的城区开始有了生机。城区秘党及时让通讯员曹文忠去渔家阁向领导汇报上述情况,希望武工队及早进城,维持政局。听了曹文忠的汇报后,领导们迅速作出决定:4月27日进城,随后分头落实进城准备,并且决定由李琴制作入城时用的党旗。

  4月27日一清早,武工队领导先赶赴梅李接收起义的高超部队,集体乘船前往大东门外总管庙码头。 下午3时许,武工队近两百人分成两路,在鲜红党旗引导下,踏着坚实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在欢迎的人群中进入常熟城。 无多片刻, 鲜红的党旗已高高飘扬在中国银行的楼顶上 。 围拥上来的各界群众笑逐颜开,欢呼着: “天亮啦! 常熟解放啦!”

   4月29日下午 ,在苏北如皋白蒲组建的中共常熟县、常熟市及区领导班子成员和干部随解放军警备八旅 到达常熟 。

   第二天 ,在京门电影院召开南下干部与苏常昆太武工队会师大会。

   5月1日 正式挂牌对外办公,投入接收敌产、筹粮支前、剿匪肃特、地方治安、恢复生产等新的工作中。

   宋以天:肩负采访新闻获取情报双重任务

  在常熟市档案馆内,静静躺着一份70年前的油印纸,纸上密密麻麻写着驻常熟国民党各地驻军番号、企业发展情况等军事政治经济详细信息。

  这份珍贵的情报制作于1949年春天,由当时《新常熟报》记者宋以天和陈通、地下党特派员秘密制作后,送往苏北解放区。当时25岁的进步青年宋以天如今 年过九旬 ,往事历历在目,说来感慨万千。

  宋以天

   成为党的耳目

  1946年上巳佳日,宋以天、陈通、沈维等几个20来岁的常熟青年去西门外踏青,从国家大事到个人前途,无所不谈,特别是对于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腐败现象流露出强烈不满情绪,都希望去解放区参加工作和学习,于是相约去找曾经在新四军工作过的归行肇。归行肇见到他们后说:“要工作何必一定要到解放区去?不在解放区也可以为解放事业出力。”这话的用意,宋以天直到几个月后才明白。

  1946年9月,宋以天考入《新常熟报》任练习记者,录取没几天,归行肇来找他,一见面就说,农村可能有人来找你,望好自为之。半个月后的一天午后,果然有一位矮矮胖胖的30岁左右女子来报社找宋以天,报过姓名后,递给他一张字条。宋以天一看是归行肇的手笔,心头一暖,恍然大悟。接着,他把女同志领到安全幽静的地方,根据要求把当时常熟国民党党政军活动情况写成书面材料给她带去。由于缺乏经验,这第一份情报的 字写得老大老大,写了三四页纸 。这位女同志看了一笑,告诉他路上检查很严,字要尽量小点,便于隐藏携带。

   这一天起,宋以天开始了“秘密工作”,成为党的耳目。

  宋以天于解放后拍摄的照片

   在风浪中积累经验

  宋以天作为新闻记者,对获取情报有许多有利条件,无拘无束出入所有机关单位,接触上至达官贵人,下至三教九流的一切人物,他又采访政治类新闻,经常要去县政府各科室、参议会、保安队等采访单位。因肩负既要采访新闻,又要获取情报的双重任务,宋以天在工作中养成了耐心倾听、细心观察的习惯,与别人打交道始终不表露自己的政治观点。 在两年多的情报工作中他慢慢掌握了情报来源的渠道: 在交谈中了解国民党军事政治动向,在各单位颁发文件中透过现象看本质,在开会听取发言时,串联点滴情况进行综合分析,形成资料。

  1946年下半年,国民党“清剿”活动一天天频繁。1947年上半年,国民党调集上千人扑向梅李、吴市、唐市、白茆、李市、淼泉等地, 宋以天获得这一消息后,立即向地下党汇报。 在国民党武装部队尚未出动时,我党的地下武装已经作了层层传达和布置。 尽管清剿部队昼夜不息挨家挨户抽查户口,封锁水陆交通设岗检查,甚至伪装成“武工队”,以便衣对便衣在清剿中心区到处流窜,但都无济于事。

  1947年下半年,解放区各战场已进入战略反攻,但白区的国民党仍十分疯狂,携带情报稍有不慎就要危及生命甚至使组织遭到破坏。本地有一位“政治交通”,在去苏北经过江阴关卡时,被国民党岗哨发现身藏情报,这位同志当场将情报吞服,后竟遭国民党残忍杀害。 但情报工作依旧进行着,此时的宋以天早已练就了一身本领 ——他用拷贝纸书写情报,一方豆腐干大小的拷贝纸,可以写上二三百字,折成小方块或者搓成豆粒大的纸团,塞在鞋袜内或夹衣衣缝内。他甚至用铜板大的一方纸搓成米粒大纸团,塞在原支香烟的中部,与其他香烟混在一起。

  陈通于解放后拍摄的照片

   搜集情报迎接解放

  1949年春天苏北大片土地解放,解放大军饮马长江,江南解放指日可待,设在苏北解放区的华中九地委江南工委要求把常熟国民党军事、政治、经济方面的材料限期送往苏北。

  接到这项工作任务和调查提纲后,宋以天与陈通两人分析了材料线索,认为政治方面、经济方面的材料比较容易取得,困难较大的是军事方面的资料。因为当时国民党部队经常流动,特别是从1949年春节后,国民党大批部队从苏北南撤,各种番号的部队如过江之鲫,而上级要求甚高,要求对沿江驻军番号、人数、兵种、武器配备、工事构筑等都要具体汇报,且要在短时间内完成。

   为此宋以天和陈通动了一番脑筋。

  

  宋以天和陈通每天都要到国民党常熟县政府军事科和常熟县保安队“采访”。一天上午,宋以天在军事科姓王的科员桌上看到有一份绝密的军事文件,内容正是上级所要求得到的。中午由陈通把风,宋以天潜入办公大楼,正好军事科的办公门未锁,宋以天从姓王的科员的办公桌内将绝密军事文件取出。随后,两人火速将文件带到引线街陈通家中,分工把文件重要的地方一一抄摘下来,赶在国民党县政府下午上班前把文件送回原处。接着他俩又在国民党粮食部门油印室的废纸篓内发现一份常熟县各地国民党驻军每月军粮分配表,表上对常熟境内各地驻军番号、人数、用粮作了记载。

  材料到手后,俩人立即进行整理、编写,地下党特派员王峰和宋以天突击一个通宵,在光线微弱的煤油灯下,王峰刻写蜡纸,宋以天油印,到凌晨整理出一式五份,由王峰送往上海,再送往苏北解放区。

   为了纪念这次紧张的战斗,宋以天留下一份油印材料,藏在屋顶深处,解放后取出,后交市档案馆保存。

   孙林生:跟着解放军一起渡江

  17岁参加革命,19岁入党,已到耄耋之年的孙林生抗战时做过交通员、通讯员。说起常熟解放那几年的事情,他仍历历在目。抗战时,孙林生是一名交通站的交通员,负责把信件等及时送出去,特别是送给首长的信件,必须立即出发,连夜送到,交给本人亲收。当时的孙林生也许并不清楚自己正在为解放事业贡献着力量。

  孙林生

   1945年5月,仅17岁的孙林生参加了革命,开始了一名交通员的工作。 看似是简单的交信工作,但在送每一封信的过程中孙林生不知费了多少脑筋,也不知经历了多少危险,这样的工作一直持续到当年的9月,抗战胜利。之后的一个多月时间里,孙林生作为当时临时组编的三大队通信员,跟随任天石一起撤往苏北,开始了新的革命任务。

  到达苏北后,自1948年下半年开始,上级对常熟解放事宜进入前期准备工作,建立县、区、乡,任命相关人员,并对解放军、公安部队进行编队。孙林生就进入了当时的公安部队任排长一职,据孙林生回忆,任命后每天的工作就是进行训练,很单一,但大家一点都不马虎,都在为正式解放的那一刻做准备。

  直到1949年4月,解放军由徐州一路南下与孙林生所在的三大队在江南办事区汇合,从如皋白蒲镇一路经靖江至当时指定的渡江口等待渡江指令。

  “

  孙林生回忆道,由于当时江边仍然有国民党的队伍,大部队不得不绕远路到达另一处渡江点,几百里地的路程全靠步行,仅这一段路就走了有小半个月。

  ”

  随着船开始靠岸,孙林生也跟着解放军的步伐在江阴顺江口准备上岸。

  “

  孙林生说,当时离岸边还有一段距离,但大家都激动得纷纷跳入江中开始上岸,他也跟着从船上跳下,跳下后才发现当时的江水已没过了膝盖,但孙林生已顾不上这些,与同伴们一起向岸边走去。上岸后,经过了简单休整,大部队便又开始由江阴向常熟出发,一路途经青阳、堰桥、羊尖最后在练塘上船来到常熟。

  ”

  常熟县城旧景

  孙林生与队伍正式到达常熟时,已过4月27日,当时常熟已经解放。 虽然错过了解放当天的场景,但孙林生还是从别人口中听闻了细节: 当天早上,常熟梅北、梅南等各地武工队员、秘密党员和已收编的高超部队在梅李集中,下午向常熟城区进发。在泰安街上,市民成群结队,欢呼共产党万岁、解放军万岁,到达市中心老县场后,武工队员把党旗插上了当时的中国银行大楼楼顶,正式宣告常熟和平解放。

   卢凤金:解放了,父亲可以回家了

  沙家浜镇82岁的村民卢凤金对于解放前后的事情记得很清楚。因为解放意味着她的父亲可以回家与她相聚,她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

  卢凤金

  卢凤金的父亲卢毅在1939年就开始参加抗日工作,曾任苏州县唐市区人民抗日自卫会主席、区长、苏州县自卫队总队副总队长等职。抗战后期,任东横区区长。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东横区委副书记。在革命战争年代,因受他牵连,全家有4位亲人失去了生命。在对敌斗争中,他不顾个人安危,对革命忠心耿耿,深受群众爱戴。 将近解放的时候,为了配合工作,卢凤金的父亲和同伴一起去贴标语。

   为了掩护工作,他们买了丝网撑着小船假装去抓鱼。 那种小船就是船舱底部开口,方便河水涌入,这样抓了鱼可以存放在舱部的水中,保持它们存活,在船的其他部位都装满了标语。 就这样他们白天抓鱼,晚上贴标语。

  有时候会遇到检查的人要跳到船上来检查,卢毅和同伴之前都商量好了,看人上来,就脚下用力,让小船猛烈晃起来,他们就假装惊慌,连声说:“先生,小船吃不住力,你快上去,我们把大鱼给你。”然后就把大鱼扔给他们,通过这样的方式躲过了盘查,顺利入城张贴标语。

  父亲在外工作,卢凤金和家人的日子也不好过。

  因为少了父亲这个壮劳力,家里的田地没有人耕种,也没有什么收入。除了生活艰难,她们还要担心敌人为了抓捕父亲到家里来抓人。

   有一次 ,家里两个姐姐和奶奶在亲戚家忙农活,卢凤金、她弟弟和继母在家没有出门,当时正是吃晚饭的时候,继母在门口远远看到有人在田埂那儿跑过,就知道不对劲,她立即转回身抱着弟弟,关上房门,向娘家跑去。

  卢凤金看到继母跑出去,忙把饭碗一扔,身上就穿了一件破短衫和破裤子赤着脚也跟着跑出去。到了继母娘家,继母让小凤金偷偷跑到前墙门那儿去探查一下,发现没有人,就抱着弟弟走了进去。

  继母的娘把继母和弟弟藏到房间里,反锁好门,带着凤金出去打探外面的情况。没想到走到前门,已经有敌人从巷子里过来。老太太带着凤金快步走进一家亲戚家,坐在他们的灶前躲避。对方因为害怕小声劝她们走,还把两人拖到门外。老太太继续往后走,钻进猪圈,凤金也跟过去。

  “老太太估计怕带着我被发现,就想把我关进猪圈。我当时特别害怕,就想跟着大人,急着走出来把脚给划破了,鲜血直流。老太太又向小巷子里跑,见我还跟着,就推倒我,我爬起来继续追她。她躲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她见状又狠狠推倒了我,跑掉了。这次等我从地上爬起来,已经跟不上她了。”卢凤金说起当年的事感觉就在眼前,忍不住落下泪来。

  等到天亮,卢凤金才知道继母被敌人抓去坐牢了。 在继母被抓走后,卢凤金的弟弟生天花病死了,卢凤金也被传染,父亲卢毅知道后就偷偷溜回来看她。 他来了就摸女儿的头,奶奶压低声音让他不要摸,怕传染给他就糟糕了。父亲又想抱一会儿卢凤金,奶奶又拦住他,“我奶奶和他说出天花不能受凉,外面进来身上冷的,不要抱了。他就隔着被子抱了我一下,并让奶奶去大姐家借点钱帮我看病。”卢凤金记得后来奶奶就借钱帮她看好了病。

  发表于1949年4月22日《人民日报》(图片来源网络)

  再后来,解放军来了,那时卢凤金12岁,她连声说自己永远都记得他们到唐市这儿的日子,那是1949年农历三月二十八日(公历4月25日)。

  当时卢凤金一家住在唐市南桥那儿,那天她的姐姐远远看到西边有一支部队过来了,当场就吓坏了,因为前几天好几批国民党败兵从这儿经过,见到吃的就拿,鸡鸭全部被他们抓走了。姐姐心里害怕脚下加快了步伐,赶到大阿姨女儿家里躲避。一时间整条街上家家户户关门塞狗洞,人人都躲回家中。“我们是中国共产党,老百姓你们出来开门,不要怕。”这时部队里有人高喊,听到声音有人开门看看情况,结果发现真的是解放军,乡亲们都走了出来,烧水倒茶接待他们。

  卢凤金的家在街东头,刚开始大家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就听到西边声音一句高过一句,后来听清楚是在喊, “是共产党,翻身哉! ” 等卢凤金她们听清楚也跑出家门时,部队已经向西桥那儿去了。 没几天,卢凤金就听说部队进了市里,常熟宣布解放了,她特别高兴,觉得父亲可以回家了。

   幸福生活来之不易,

   让我们铭记历史,

   珍惜当下!

  文/本报记者 葛洁 陈竞之 严婷 冯碧珩

  编辑/章静花

  资料图片来源:苏州党史办

   常熟日报编辑中心诚意出品

  版权声明:本微信中原创内容(包括文字、图片、视频、音频等)版权归常熟日报、常熟新闻网所有,未经常熟日报、常熟新闻网事先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或方法修改、翻版、分发、转载、复制、发表、许可或仿制本微信中常熟日报和常熟新闻网拥有版权或经许可使用的任何内容。

  在看点这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