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师去哪儿了?每万人仅拥有3.7名执业药师!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都能治感冒,这么多种药该选哪个?这个处方药小孩能不能吃?这个药和老人吃的降压药会冲突吗?有没有效果差不多但是便宜些的?

作为药界“小白”,我在选购药品时有太多的困惑,需要专业的用药指导。然而,当我向药店执业药师寻求帮助时,却常被告知“药师不在”。

执业药师都去哪儿了?

执业药师“不够用”

近日,安徽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告了执业药师“挂证”行为查处情况,依法撤销了125家药品零售企业的GSP认证证书,依法处理了206名存在“挂证”行为的执业药师。

所谓“挂证”,即药店为了节省支出,不真正聘请执业药师在店工作,而是花费相对较少的费用租用执业药师的证件进行注册并开展不合规经营。

自国家药监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展“挂证”行为专项整治行动以来,已有多个省市对“挂证”执业药师作出处理。然而,记者近日查询招聘网站,仍然发现了不少“挂证药师”的招聘消息。

高压态势下,“挂证”为何屡禁不止?

“执业药师太少了,我们愿意招也招不到,不‘挂证’就只能关店,实在是没有办法啊!”某药店老板告诉记者,他们能够理解国家要求执业药师在职在岗的好处和必要性,但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根据国家药监局《2018年度药品监管统计年报》,截至2018年11月底,全国《药品经营许可证》持证企业数量已经突破50万家。而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同一时间,全国执业药师注册人数仅有46.4万人,距离“二类零售药店配备至少 1 名执业药师,三类零售药店配备至少 2 名执业药师”的目标仍有差距。

与此同时,执业药师的准入门槛也在持续上升。今年新修订的《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将执业药师的学历准入门槛从中专调整为大专,并提高了相关专业考生的工作年限,如:取得药学类、中药学类专业大专学历的人员,需在药学或中药学岗位工作满5年后,才能申请参加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

考试的难度和选拔标准也更加严格,根据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人事考试中心提供的统计数据,2018年度,全国执业药师资格考试报考人数为687584人,实际参考人数为566613人,合格人数约7.99万人,合格率仅有14.10%,创近年新低。

在近日举办的“寻找身边最美药师”表彰大会上,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注册管理处副处长李朝辉展示了我国六大地区执业药师人数和各省(区、市)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两组数据。

从执业药师地区分布来看,我国西北地区执业药师人数较少,新疆、青海、西藏等地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不足2.4人。

“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是反映国家医药卫生水平和公众可获得的药学服务水平的一个指标,世界卫生组织对全球的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做了一个评估,中值数是5.09。”李朝辉介绍。

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0月底,我国每万人口执业药师数仅有3.7人。

执业药师“不好用”

执业药师队伍专业素质整体偏低,是制约执业药师日常工作开展和服务水平提高的另一个重要因素。

“由于历史原因,一直到2020年年底,中专、大专人员都可以报考执业药师,目前注册在零售药业的执业药师也以中专、大专人员为主,占比超过80%。”李朝辉说。

李朝辉进一步对已注册执业药师的专业进行了分析,数据显示,非医药学相关专业毕业的执业药师占比接近一半。

按照国家药监部门规定,执业药师的职责包括处方的审核及调配,提供用药咨询与信息,指导合理用药,开展治疗药物监测及药品疗效评价等临床药学工作。

这样一项对专业知识有着较高要求的职业,其从业人员的专业匹配度仅有50%,本科及以上学历人员占比不足20%,显然有待提升。

李朝辉进而提出了我国执业药师队伍建设的第二点问题:继续教育流于形式。 “医学知识、药学知识的更新换代非常快,执业药师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接受继续教育,及时更新专业知识,提高业务水平。但我国执业药师继续教育流于形式、针对性不强。”李朝辉说。

今年国务院第六次大督查第二督查组在山西省药师协会明察暗访发现,山西省药师协会利用承接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管理的机会,巧立名目收费敛财,弄虚作假,为执业药师注册出具不实学分认定证明。

根据《执业药师继续教育管理试行办法》,执业药师每年应当参加不少于15学分的继续教育学习,学习内容包括相关法律法规、常见病症诊疗、国内外药学领域新理论等,每3学时授予1学分。

而山西省药师协会用“购买指定杂志顶学分”等手法弄虚作假,不落实执业药师继续教育学时学分有关规定,实际执行中远低于相应标准。

这样的情况并非山西一省独有,为了解决这类问题,提升执业药师整体素质,今年新修订的《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对执业药师的继续教育和注册管理作出了更加细致的规定,如:执业药师的违法违规行为、接受表彰奖励及处分等,将作为个人诚信信息记入全国执业药师注册管理信息系统,执业药师的继续教育学分,也将记入该系统。

执业药师并非“按方抓药” 李朝辉介绍,截至今年11月底,全国执业药师获得资格人数有103万余人,注册人数51万余人。这意味着,仅有不到50%的资格人员真正注册上岗,投入到执业药师工作中。

这一点,或许与执业药师的社会认知度和认同感偏低有关。

按理来说,当患者到药店购买处方药时,需要先将医生开的处方交给执业药师审核,药师查验处方中的药物有无相互作用,并综合考虑患者的病史、身体状况、诊断情况等因素,为患者建议最合适的药物剂量和剂型;当患者购买非处方药时,执业药师负责提供科学用药咨询服务,指导患者合理用药。

然而,现实情况是,患者普遍重视医师,却不重视药师,药师对处方几乎没有任何话语权,其作用受到限制,价值也无法体现。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有证的营业员,说的话顾客也不大信,更别提审方了,我连药方都见不到几张。”某连锁药店执业药师告诉记者。

“我国医药分业改革尚在推进过程中,医院的电子处方很少外流到零售药店,药店执业药师面临着‘无方可审’的窘境。”李朝辉指出,不少执业药师仅仅扮演着药房“抓药人”的角色,没有获得应有的认同和尊重。

千辛万苦考取证,一身功夫没人认,执业药师难免心理落差大。除此之外,执业药师还面临着工资低、待遇差的现实难题。

记者在招聘网站查询发现,即便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执业药师的工资也很难突破一万元。

李朝辉认为,其背后的原因是医疗保险政策与执业药师管理尚未有效衔接。 “审核处方、降低不合理用药、节约医保经费,这是执业药师的职责所在。在发达国家,执业药师有药事服务费,以肯定执业药师的专业价值和作用,但我国医疗保险政策与执业药师管理没有衔接,药店执业药师只受雇于药店老板,药店为了利润难免会推销药品,这又导致公众对执业药师的专业性产生质疑。” 让公众信赖执业药师 在“大病进医院,小病上药店”已经成为人们日常行为习惯的情况下,药店执业药师实际上是公众安全用药的最后一道把关人。 可如今,执业药师既没有足够的审方权,也没有相应经费来支持其提供专业技术服务,这成为我国公众用药水平偏低、用药不标准现象普遍存在的重要原因。 《“十三五”国家药品安全规划》指出,我国执业药师用药服务作用发挥不到位,不合理用药问题突出。 对此,李朝辉提出5点建议: 第1,实行执业药师差异化配备。我国幅员辽阔,东西部执业药师人员分布存在很大差异,应当按照地域差异,结合经营处方药和经营非处方药的药品风险差异,来优化执业药师的配备政策,让公众获得更多的高质量药学服务。 第2,实行执业药师分级管理。应当把执业药师分为高、中、初三级进行管理,将驻店药师、从业药师纳入初级执业药师的管理范畴,以提升整个行业的规范程度,保证服务质量。 第3,对药店实施分类管理。零售药店的分类分级管理应该和药品的分类管理、执业药师的分级管理统筹考虑、协调推进。  第4,加快执业药师立法进程。应该把执业药师制度和执业药师群体纳入立法进程,以法律形式明确其法律地位、法定职责,以保证其专业性、唯一性和不可替代性。 第5,促进医药、医保、医疗“三医联动”。医院处方应当外流给药店,医保定点药店应当配备执业药师,这样才能发挥执业药师的应有作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