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交大海归教授赵勇:把真空管道磁浮车从概念变模型 四川新闻网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

  扎根成都做科研

  “你在澳大利亚待得好好的,回去干什么呢?”2002年,借着赵勇回国开会的契机,西南交大邀请这位在超导领域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专家到校访问。在那些外表不起眼的“厂房”里,已诞生了世界上第一辆载人高温超导磁浮车。赵勇有些激动,“澳大利亚的研究偏基础,而我一直希望能实现超导应用,在西南交大,我看到了这种可能。”

   人物名片

  赵勇

  西南交大首席教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

  辗转意大利、澳大利亚和日本13年后,2003年5月,赵勇出任西南交大超导研究开发中心(现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常务副主任。2011年,他带领的团队研发出世界第一套“真空管道磁浮车实验系统”。

  年逾五旬的赵勇教授很忙。早在5月下旬,他的工作“档期”就已排到了端午节后。除了日常事务,第二代真空管道磁浮车的实验模型研究也提上了日程。这个俗称“胶囊列车”的家伙,被视作“未来世界交通的终极解决方案”。它从一个“概念”到“第一代实验模型”的突破,正是由赵勇带领的西南交大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完成的。

  上世纪80年代后期,赵勇成为我国高温超导领域第一个博士。辗转意大利、澳大利亚和日本13年后,他回到了祖国。但他选择的,既不是故乡武汉,也不是同时向他抛出橄榄枝的北京、南京等城市———他选择了成都,来到了西南交通大学, “这是最适合搞超导磁浮研究的地方。”

   引进 亲赴海外相邀 “掷千金”建研究平台

  “你在澳大利亚待得好好的,回去干什么呢?”2003年的一天,当赵勇告诉亲友,自己要去位于成都的西南交通大学继续高温超导研究事业时,大家都表示不理解。

  赵勇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是我国高温超导领域第一位博士。1990年后,他主要在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做研究,“自1994年以来,那里的超导研究由我牵头,涉及三个学院,工作一直很顺利。”

  转折出现在2002年。那年,借着赵勇回国开会的契机,西南交大邀请这位在超导领域具有国际影响力的专家到校访问,并表达了希望他“加盟”的想法。回忆当时的情景,赵勇用“惊喜”二字来形容:在那些外表不起眼的“厂房”里,已诞生了世界上第一辆载人高温超导磁浮车,这是高温超导应用领域里程碑式的突破。赵勇有些激动,“澳大利亚的研究偏基础,而我一直希望能实现超导应用。在西南交大,我看到了这种可能。”

  2003年,西南交大校领导亲自带队到澳大利亚向赵勇抛出橄榄枝,希望由他领衔在交大组建超导研究开发中心,并很快向即将组建的研发中心投入1000万元以上。

  “学校这个举动,完全出乎我意料,我很感动。”赵勇坦率地表示,自己在很多研究机构待过,知道为一个尖端科研投入并非易事,在“承诺”和“做到”之间,往往有漫长的过程,“而学校这么果断,太让我惊奇了。”

  西南交大的真诚,彻底推翻了赵勇为自己设定的人生路线,“本来,我是想先请一年的学术假过来试试,但是看到这么多投入,我就觉得不能是‘试一试’,要认真对待了,总不能辜负别人的期待啊。”

  2003年5月,赵勇出任西南交大超导研究开发中心(现超导与新能源研究开发中心)常务副主任。

   落脚 真空管道磁浮车 从“概念”变成模型

  去年夏天,有着“科技狂人”之称的美国电动汽车公司Tesla的首席执行官艾伦·马斯克提出“胶囊高铁”的概念,把旅客放入“胶囊”弹出去,2小时就能从纽约到北京。这一魔幻般的描述让“真空管道运输”再次进入公众视野。赵勇正是与“真空管道运输”打交道的人———自2003年起的8年时间里,他领衔的团队把“真空管道磁浮车”从一个“概念”变成了一个模型实体。2011年,世界第一套“真空管道磁浮车实验系统”在西南交大诞生。

  现在,尽管这套第一代实验模型暂时被拆卸了,但记者依稀能在实验室中看到它的全貌:长10米的真空管道像一个透明罩子,罩住轨道和跑动的超导模型车。赵勇介绍,整个系统的核心“秘密”就藏在模型车中:里面有浸泡在液氮里的高温超导材料,能发挥出既没有电阻又可以抗磁的功效,“结合系统的测试和计算机的模拟,就能算出真空管道磁浮车最有效的运行方式。”

  这项“高大上”的研发,过程却是“孤独”的。尤其是在2007年前,因为要解决无接触供电系统、磁悬浮性能等问题,团队几乎都放弃了休假。“科学研究还是要严谨,我们得一步一步来。”赵勇感叹说,尽管业内人士都认同,在无空气阻力的真空状态下,列车将产生速度快、无噪音、能耗小等无可比拟的优势,但理论和实际之间,需要无数次的测试和计算,包括考虑到应用安全问题,“比如,如果列车发生火灾等紧急事故,如何迅速打开真空管道,保证空气流入进行救援,都需要仔细考虑。”

  2009年,赵勇同其他专家合著《速车系统概论》,对于真空管道交通进行了深入讨论,这是世界上第一本系统论述真空管道磁浮技术的专著。现在,研发中心正在针对第二代真空管道磁浮车的实验模型进行研究。

   生根 引进人才一路绿灯 聚集世界顶级学者

  最近,一位日本超导专家到赵勇的实验室参观后感叹:“现在研究高温超导最好的地方在中国呀。”

  事实上,早在2003年,学校就投入800多万购置了两台超导物理性质测量设备。“当时,那些设备与国际最先进的水平不相上下,支撑了我们最主要的研究。”回忆这11年,赵勇直言,如果没有学校的全力支持,中心的科研成果不可能持续。

  在人才引进上,也是一路绿灯。2004年,研发中心引进蒲明华老师。尽管当时他刚博士后出站,但抱着“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想法,交大破格以教授身份引进了他。现在,蒲教授已是中心的元老级人物,在超导实用材料研究中取得了引人瞩目的成绩。

  去年,徐飞接任交大校长,提出了人才强校主战略和国际化战略,这更让研发中心在引进海归人才上充满干劲。只花了3个月,来自著名的德国马普研究所的两名学者就投身西南交大门下:一位是在德华人化学研究会会长邓水全教授,一位是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的“80后”才俊郭春生教授,他们将在超导理论和材料模拟方面给研发中心注入新的“灵感”。

  “2011年初,我们研发中心的名字里就加上了‘新能源’三个字。未来的研究还将扩展,不仅仅限于真空管道磁浮车,所以需要新的思维来带动。”赵勇如是说。

  标题:他把真空管道磁浮车从概念变模型

[编辑:覃贻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