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万药店执业药师去哪了?

  • 时间:
  • 浏览:4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一边是执业药师注册人数的近9成都在药店,另一边却是,一个药科大学本科班,获得执业药师证的人,只有不到两成在药店工作。当一张执业药师证已经影响一家药店上市时,执业药师短缺的问题到底该如何解决?

本文由无冕财经(ID:wumiancaijing)原创并首发,作者:于萌萌,编辑:陈涧,设计:甄开心,实习生:何慕丹

上月,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漱玉平民药房)悄然从证监会的IPO排队名单上撤了下来,算上这次,这已经是该公司三年内第3次折戟IPO。

相比于前几次对漱玉平民药房的惋叹,这次业界的反应却显得颇为淡定。

“ 终止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执业药师不足 。”一位熟稔医药股上市规则的人士告诉无冕财经,在当前的监管环境下,执业药师的问题如若解决不了,药店恐再难上市。

一个职业资格认证竟然成为了整个行业的一大困局,不仅波及企业的日常运营,甚至还成为上市路上得障碍。

“小小”的执业药师证究竟有何能耐?

“大家都在等,等鞭子抽下来”

与漱玉平民药房管理者的情况类似,卢玲(化名)最近的工作也是一团乱麻。

自今年3月有关部门下达执业药师“严查令”后,她在江苏某县域市场经营的二十多家药店就变成了众矢之的,几乎每天都有监管人员来店里巡查。

过去几年,卢玲的生意慢慢上了正轨,这些店每年可创造7000万销售额,也让她面对上游时有了更大话语权。在业内人士都在抱怨生意难做时,卢玲却很乐观。

在去年与无冕财经研究员沟通时,她还在畅谈未来一年如何优化品类结构,敦促团队如何实现以顾客为中心的营销思维转换。

但现在她最关心的已经不是具体的经营问题,而是药店里25%的执业药师缺口。

根据今年央视315晚会曝光,为了应对监管,二十多家药店根本没有药师,却花钱租了执业药师的证,就是业内俗称的“挂证”。仅仅四天后,国家药监局发布通知,要求各地严查药店“挂证”,并且规定出整改时间表。

于是, 这25%本应在岗实则挂证的空头名录,便成了卢玲的心头患 。

卢玲坦承,过去遇上检查,往往只是提前用一张车票把注册执业药师叫过来应付一下,检查过了再送走。风声紧的时候,就直接挂出执业药师不在店的牌子。最后都能应付过去。

但从3月份开始的这一轮严峻的巡查,还是头一回遇见。

查阅江苏省药监局的通知,口径异常强硬,包括未配备执业药师,或发现“挂证”情况,对药品零售企业或执业药师都会作出严厉处罚。

“ 没有执业药师,难道就不开药店了吗 ?”卢玲这样问无冕财经研究员,更像是但更像是在问自己。

事实上,她远不算最焦虑的那一个。

一位圈内人解释,执业药师挂证算不上什么新鲜事儿,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甚至25%的缺口都算是少的了。连锁规模越大,问题往往就越严峻。”据该人士透露,他在某中部省会的一家区域龙头企业里曾亲眼见识到, 100多家店只有10多个执业药师在岗的情况 。

落实注册执业药师在岗也并非最近才有的事。监管部门一直都在强调,药店对于合规性的认知,近年来也是逐步严肃化的。

“早几年我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峻性。公司一直在出政策、给福利,鼓励员工报考执业药师。去年刚刚过了两个,今年又报了七八个。”卢玲说。

即便如此,时间还是太紧,“合规”来得太快。

由于白手起家,加之店面不多,卢玲一直保持着定期巡店的习惯。最近一次巡店时,卢玲亲自接待了一位老顾客。对方要购买几种常用药,因为药师不在岗,最终未能如愿,老人嘟嘟囔囔离开。不等卢玲嘱咐,店员赶紧跟出去安抚。

卢玲说,像这种情况,一天内就发生了好几次。她也坦承,过去碰到这种情况,并非总要拿处方单。“都是熟客。对于一些常用药,很少锱铢必较地按规定执行。”

当然,严查之下就是另一回事了。

严查令出来后,顿时出现了“药监在开会,大连锁在约谈,小连锁在静观”的行业景象。

“大家都在等,等鞭子抽下来。”一位业内人士形象地描绘。也可能,是想等一个说法。

证在,人不在

执业药师为何如此重要?

对零售药店而言,处方药销售并不是重要盈利手段,却是最重要的引流方式。试想一下,如果一家药店没有阿莫西林、头孢,还会赢得消费者青睐吗?对药店如此重要的执业药师,又从哪里来呢?

执业药师是一种选拔性考试资格,“考试族”必然是执业药师的主流,既包括了在校学生,也包括了社会工作人员。

张强(化名)是湖南省一家执业药师线上培训机构的创始人,在他的培训机构里,每年都有近万人接受执业药师考前培训,此外,他还在浙江医药高专担任客座讲师。两份工作的叠加,让他对这些“考试族”的发展路径有了更深的了解。

根据张强观察,这些“考试族”考证成功后的首选是医疗系统,也有部分进入药企,基本上很少有人选择去药店,“ 通过执业药师考试的人里面,起码有一半都是来自或者流入了医疗系统 。”

虽然张强的观点目前还无法求证,但执业药师不去药店工作,却是不争的事实。

毕业于广州药科大学的林立(化名)目前是一家传媒公司的微信公众号小编,虽然自己的工作性质距离执业药师较远,但他依然选择在工作之余考了执业药师证。

“不光是我,我们班很多不从事医药工作的同学都考了执业药师。”谈及原因,林立表示一方面要对自己的专业属性留个念想,另一方面也考虑到未来职业发展有回归医药行业的可能性。

据林立介绍,他的本科班级共有74人,其中考取执业药师的有36人,真正在零售药店工作的仅7人,比例不足20%。

这样的样本判断,显然与国家药监局执业药师资格认证中心公布的“注册于社会药房的执业药师425212人,占注册总数89.4%”的说法所不符。

“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 执业药师不在药店,不等于执业药师证不在药店 。结果就是看似很多执业药师在药店,实则都是狸猫换太子。”

一位不愿具名的药店管理者告诉无冕财经,药店在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之下,其人力成本也往往变得很敏感,既招不到、也用不起外面的执业药师,“挂证”自然成了最划算的选择。

药店不能培养执业药师吗?

“其实我们也不想‘挂证’,这些‘挂证’药师不好管理,而且经常坐地起价。”湖南某药店管理者吐槽。

“ 没想过自己药店的员工去考执业药师吗 ?”无冕财经研究员反问。

“想过,也在做,但真的很难。”前述人士如此回答。

对于在药店从事药学服务的员工来说,考个执业药师真的那么难吗?

倘若想搞清这个问题,还得从执业药师资格考试说起。

1999年,中国开启执业药师资格考试制度。

考试工作考试由人事部、国家药监局共同负责,具体考试实行全国统一大纲、统一考试、统一注册、统一管理、分类执业。考试在10月举行,分为4科,4年为一个周期,这意味着参加全部科目考试的人员,需要在4个考试年度内通过全部考试。

在考试门槛上,一开始就对学历做了严格区分。中专、大专及以上学历,对其参考资格有不同的工作年限要求。甚至在考试过程中,也存在着令人费解的差异化。

“大专生考试可以在4年周期内考完所有科目,中专生却要求必须要2年考完。这是个非常滑稽的、缺乏逻辑的规定。”知识基础相对薄弱的中专生,为何考试周期反比大专生更短呢?张强提出自己的质疑。

这个考试有多难?也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

广州药科大学本科毕业的吴烨在医院药店取得三年工作经验后,开始报考执业药师,并最终在2018年顺利通过。

提起这个考试,吴烨显得轻描淡写。他周围从事药学相关工作的同学,目前也基本上都拿到了资格证。

然而根据官方数据,2018年我国共有68.76万人报考,最终7.99万人通过,通过率只有14.1%。 也就是说,有将近61万人,都被拒之门外 。这些人里面少则从业3年,多则从业7年乃至更多。

他们中有研究生、本科生、大专生,也有中专生,甚至还有前面提到的为了拿证而补大专学历的人群。

本科生群体拉高了考试的通过率,那些中专生、大专生,录取率则要远远低于这个平均通过率,其中多数人沦为被拒之门外的那一部分。

有咨询机构对药店从业者学历水平进行调研发现,药店从业者当中,本科及以上从业者只有9%,而高中、中专、大专学历从业者占据了总人数的82%。

通过上述比较,虽然不能严谨地推断执业药师考试与学历之间的比例关系,但相比于接受高等教育的医药专业学生来讲,大专、中专等学历的同学确实存在一定的劣势。

当吴烨和他的同学们轻松过关的时候,真正在社会药店一线工作的报考者却将之视为龙门一跃。

日前出台的《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关于印发执业药师职业资格制度规定和执业药师职业资格考试实施办法的通知》,规定了以后大专以上学历才能报考执业药师, 这无疑又将相当一部分药店从业者挡在了执业药师的大门外 。

一厢是执业药师证持有者不在药店工作,另一厢是在药店工作者考不上执业药师。两厢夹击下,执业药师仿佛成了药店经营脱不掉的“紧箍咒”。

目前,很多业内人士都把远程审方看作是缓解执业药师不足的“救命稻草”,自今年4月起,江西、湖南、山东等地相继出台鼓励远程审方的相关意见。但 在没有全国一盘棋推进的情况下,对于力图上市的“漱玉平民药房”们来说亦是杯水车薪 。

如果真要寻求破局之路的话,改变执业药师应用模式或许是条解围之道。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