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播学视域下电影《我和我的祖国》走红原因探析 传媒

  • 时间:
  • 浏览:9
  • 来源: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_成都市安全教育平台登录口|常熟090招聘
阅读模式

要: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献礼片《我和我的祖国》进入观众视野后迅速走红,掀起全民观影潮。影片仅上映23天,累计票房高达27.63亿元,成为庆祝新中国70华诞的影视剧作典范。本文旨在从传播学视角对《我和我的祖国》的宣传策略、叙事结构等方面进行论述,探析其走红的原因。

关键词: 《我和我的祖国》;叙事结构;ELM模型;光环效应

一、理论基础与研究背景

(一)理论基础

1.电影叙事学

电影叙事学包括叙事特质、叙事艺术精髓、叙事风格等。本文将结合叙事结构和方式等方面探析电影《我和我的祖国》爆红的原因。

2.宣传理论

(1)ELM模型

ELM模型,即详尽可能性模型,是传播学的一个重要理论。影片《我和我的祖国》借助同名主题曲《我和我的祖国》进行宣传,并请著名歌手王菲演唱。明星的号召力和影响力加大了电影的宣传力度。

(2)光环效应

光环效应也称“晕轮效应”,由美国心理学家爱德华?桑戴克于20世纪20年代提出。《我和我的祖国》导演和演员自身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观众对“大牌”的认同迁移到了影片当中,影片一播出即获得超高票房,最终实现了票房和口碑的双爆发。

(二)研究背景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于2019年国庆期间上映,截至2019年10月22日16时累计票房为27.63亿元,位居榜首①,成为国庆献礼片的爆款。影片突破传统宏大叙事结构,以故事的形式、生活化的风格讲述了在新中国70周年来的典型大事件下,“我”和“祖国”之间的故事和情怀。影片中的7个故事均取材于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的典型大事件:《前夜》对应开国大典,《相遇》对应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夺冠》对应女排首次奥运会夺冠,《回归》对应香港回归,《北京你好》对应北京奥运会,《白昼流星》对应神舟十一航天员回归,《护航》对应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阅兵。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应时而生的献礼影片《我和我的祖国》由多位导演联袂指导,前期的宣传和众多明星实力演绎使得影片迅速走红。

二、多渠道组合传播

(一) ELM模型

ELM模型,即详尽可能性模型,是传播学的一个重要理论。传播态度的说服存在核心和边缘路径两种方式。一般而言,核心路径对态度的转变影响更为持久和稳定,但同时使用边缘路径会加大核心路径对态度转变影响的程度。边缘路径说服一般通过诸如画面、音乐一类的边缘线索来使态度发生改变。在电影《我和我的祖国》预告片宣传的同时,其由王菲倾情演唱的同名主题曲对电影也起到了巨大的宣传作用。由于自身嗓音的独特和精湛的唱功,王菲被称为“天后”,深受粉丝喜爱和追捧。在影片《我和我的祖国》中,王菲用其独特的嗓音与唱腔浅吟低唱70年的春华秋实,唤醒全民记忆。对于片方而言,请王菲唱主题歌是一种高效的宣传手段。近年来,王菲为《无问西东》《从你的全世界路过》《致青春》《港囧》《匆匆那年》等电影献唱,这些电影无一例外都取得较高的票房。王菲版本的MV一经发布则迅速登上了微博热搜榜,其中众多的歌迷拿电影当MV看,其交互行为点赞、转发、评论在很大程度上为电影宣传和票房提升做出了贡献。

除此之外,自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连快闪系列活动以来,“我和我的祖国”系列活动就在网上引发了热议和网友的自发传播,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纷纷效仿,用快闪的形式表达对新中国70华诞的祝福。而在快闪当中,最主要的形式便是歌曲《我和我的祖国》的大合唱。“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割……”被无数次的循环和传唱,大量受众被“我和我的祖国”洗脑后的边缘路径说服,加大了电影票房的售卖。

(二) 光环效应

《我和我的祖国》大牌云集,在70周年国庆档的时代背景下,同时具备了天时、地利、人和三种因素,成为爆款是必然之势头。除了王菲电影主题曲目的演唱,影片中集结了诸多实力派导演和实力派演员,这些导演和演员具有强大的号召力,自带宣传效果,形成了光环效应。可以说,导演的用心拍摄和演员的实力演绎是影片成为爆款不可或缺的元素。陈凯歌、张一白、管虎、薛晓路、徐峥、宁浩、文牧野等导演专业素养高,拍摄出了诸多深受观众喜爱的电影剧作。观众对“大牌”的认同感迁移到《我和我的祖国》中,使影片一经播出就获得了超高票房。

三、叙事结构及功能分析

(一) 微观叙事框架

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另辟蹊径,摆脱了传统电影聚焦英雄人物的宏大叙事,转而对个人层面进行具体、微观叙事。电影试图营造一种穿越历史的现场感,通过时间联结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的典型事件进行串联,巧妙地捕捉到普通人与大时代的隐秘联结。导演分别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的典型大事件中取材,以故事的形式呈现出“我”和“中国”之间的故事和情怀。7个小故事《前夜》《相遇》《夺冠》《回归》《北京你好》《白昼流星》《护航》的主角都不是传统叙事下的英雄人物,而是生活中的普通人。影片将开国大典、原子弹爆炸、女排奥运首次夺冠、香港回归、北京奥运会、神舟十一载人航天员回归、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这些典型大事件从生活化着手,把国家和个人的生活紧密联系,间接反映时代变革。该片在已出现严重同质化的其他影片中脱颖而出,获得观众一致好评。

(二) 散文化线性叙事

电影叙事分为线性叙事和非线性叙事。近年来,非线性叙事在影视剧作中长时间占据主流位置。非线性叙事通过镜头的拆分、重组使故事情节更具跳跃感,使事件更具冲突性,深受导演和观众的喜爱和追捧。但影片《我和我的祖国》沿用了传统的线性叙事。线性叙事是一种经典的叙事手段,注重故事的完整性和时空的统一性,具有叙事的有序性、情节的纪实性、内容的节奏性、记录的深入性的特点②。影片《我和我的祖国》特写时间镜头呈现出历时性,这种历时性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典型事件以生活化的方式慢慢呈现。这种叙事方式情节连贯,使得观众易于接受。散文的灵魂在于形散而神聚,影片《我和我的祖国》亦是如此,通过将多个零散的事件生活化表达,最终呈现出一个主题。概而言之,《我和我的祖国》将多个零散特写时间镜头按照时间发展脉络一一串联进行叙事,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的典型事件缓缓呈现,最终回归到“我”和“祖国”的主题。

(三) 非虚构叙事

非虚构叙事源于文学作品中的非虚构写作,是电影叙事当中常用到的叙事策略。作为记录生活的活动影像,电影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通过声音、画面等因素的场面调度会使观者产生一种亲临现场的感觉。《我和我的祖国》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以来的典型大事件作为构造故事对象的材料和历史背景,对选取的典型大事件进行集中处理。如《白昼流星》中,神舟十一载人航天员回归地球,为了增加所构造故事的元素的真实性,陈凯歌邀请了神舟十一号航天员景海鹏、陈东参与电影拍摄,使得电影更具真实性和现场感。《我和我的祖国》在基于基本事实的前提下,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来的真实故事进行改编再创作,画面真实感人,瞬间唤醒全民对祖国大事件的记忆。

四、结语

作为引爆70周年国庆档的现象级影片,《我和我的祖国》集结了众多实力派导演和演员,通过独特视角进行散文化线性叙事风格和故事化的方式来表达反映时代变革,为祖国成立70周年以来取得的重大成绩奏响赞歌。概而言之,不凡的歌手、实力派的导演和演员的用心在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为观众带来了绝佳的视听盛宴。

注释:

①CBO中国票房[EB/OL].http://www.cbooo.cn/.

②苏林.纪录片中线性叙事结构的应用——以《最后的哈萨克牧鸵人》为例[D].乌鲁木齐:新疆艺术学院,2019.

参考文献:

1.李显杰.电影叙事学:理论和实例[M].北京:中国电影出版社,2000.

2.苏林.纪录片中线性叙事结构的应用——以《最后的哈萨克牧鸵人》为例[D].乌鲁木齐:新疆艺术学院,2019.

3.杨世真.重估线性叙事的价值——以小说与影视剧为例[M].杭州: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

(作者单位: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

(责编:段佩伶(实习)、宋心蕊)

猜你喜欢